Tag Archives: 梅染衣

優秀都市言情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愛下-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真的不懂推薦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紫家五长老紫阔抡起桌案的酒壶,直接咕咚咕咚大口灌着。
“五长老,我说了这么多!你觉得怎么样?!”
唇焦口燥的黑金游试探地问道。
“啊?什么怎么样?!哦,这酒好得很啊!”
五长老紫阔把酒壶砸回桌案,拍着自己胸膛,豪爽地说道。
“酒好,我这里还有!还请五长老帮金游搞定眼前的难关啊!”
黑金游又从乾坤袋中摸出一壶酒来。
五长老紫阔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来就是大口喝了起来。
等喝完后,其才将注意力放在黑金游身上。
“小鬼,你是说我需要帮你出聘礼么?!老子又不是你爹!”
黑金游内心暗怒,凭你也配做我爹?!不过他现今只能尴尬地笑笑。
“不是我爹,但也是我的叔父啊!”
五长老紫阔哈哈大笑,将整个房间震得都在晃荡。
“不错!你小子有眼力见!你放心,你既然叫我爸爸,我自然不会让儿子吃亏!”
“我可不像三哥那个小气鬼!”
五长老紫阔直接将自己一个乾坤袋解下,抛给黑金游。
狗屁啊!我什么时候叫你爸爸了?!黑金游内心气愤,但乾坤袋在面前,他也只当作听不见那些……
看到黑金游收下乾坤袋,五长老紫阔脸上的表情玩味。
“金游啊!你说我和三哥,到时候谁拿大头啊!”
黑金游内心诽谤,丫的,你不就是自己想拿大头么?还自己故意不说,非要让我说?!
“自然是五长老拿大头,三长老实在是太抠门了!没有投入,哪有收获!”
五长老紫阔满意地点头,他可不是真的对紫家家主的位置没有想法。
黑家要掌权,那就让他们掌权。黑家要的只是紫家的实际掌控权,至于做不做家主,谁做家主,黑家根本没兴趣。
至于联姻,那是黑家掺和进来的手段。只要将紫家的一众长老完全拉上自己的战车,那紫家的家主是谁,根本不是重点!
紫阔怎么会不明白,一旦将黑家这头饿狼,引来紫家之中。那紫家家主的位置,哪里还有原来那么吃香呢?
不过自己也是没办法啊!谁让紫石虎那么强?强到同辈无敌,只能由其继任家主。
不然紫石虎要是不满,闹腾起来,根本没有人可以压制他。
再加上紫石虎的功劳也不小,所以老家主当时索性就将家主之位给了紫石虎。
“这次叨扰五长老了!”
黑金游对着五长老紫阔躬身一礼。
“哪里哪里,金游啊,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你很快就是紫家的女婿了!”
五长老紫阔赶忙扶起黑金游。
紫家。小楼。
鸡魔看着苏恩扬,一双斗鸡眼很是专注。
“鸡仔,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苏恩扬半闭着眼问道。
“唉,实在是这个忙只有老哥能够帮忙!”
鸡魔有些不好意思。
“哦?什么忙?!”
苏恩扬内心已经有所猜测。
“还请老哥帮虹穗禾渡劫升仙!”
鸡魔郑重一礼。
帮人渡劫可是再造之恩,但付出的也多。一旦因为这个事情,让天罚锁定,那可不是闹着完的。
“哦?我和虹道友不过片面之缘,虽不忍其被天劫磨灭,但这是每一位修仙者要面对的危险啊!”
“总不能我见一个帮一个,见两个帮一双么?真当你老哥我是天罚都不怕的人了?!”
苏恩扬笑着反问。
对于渡劫,苏恩扬也是有方案的。他之前在罡风堡就帮人渡劫成功!
要是紫电无极在这里,那更是方便,人家就是玩雷的!雷劫在其的干扰下,估计根本不会对渡劫之人造成什么损伤!
“啊,老哥说的在理。可要是虹道友不是一般人呢?!”
鸡魔犹犹豫豫地说道。
“嗯哼?什么意思?!”
苏恩扬故作不知。
你鸡魔自己都不敢肯定,那我怎么知道虹穗禾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老哥,你懂的!”
鸡魔使了个眼色。
“不不不,我不懂!”
苏恩扬赶忙摇头。
恐怖地铁
最后鸡魔哭丧着脸出来了,他拿到了一沓引雷符。苏恩扬告诉他,想要帮虹穗禾,就在其渡劫之时,将此符贴在自己身上,妥妥地让其顺利升仙!
虽说将一些事情讲给了自己的老哥,让鸡魔觉得自己的鸡脸都要丢尽了。
好在自己也成功拿到了方法,抱着对自己老哥的信任,鸡魔将引雷符都收好,准备到时候帮助虹穗禾升仙渡劫。
圣伊皇家校草帮
看着鸡魔离去的身影,苏恩扬由衷的舒了口气,这下子鸡魔的隐疾应该可以得到根除了!
天雷之下,鸡魔那些不纯的杂质,都会直接化作飞灰。唯一担心的,就是鸡魔能不能承受住!
毕竟引走他人雷劫,很容易让天地降临天罚的!就像当时的自己一样,只希望鸡魔一切平安!
当然,再不济,苏恩扬也可以自己帮鸡魔引走几个雷劫啊!要是其他劫数,那只能靠鸡魔自己的福运了!
岩洲。黑家。
看着门前的来客,黑家家主黑泥胜有些头疼。
这是谁把这寒蝉仙君给惹了?不知道这家伙出了名的难缠么?
哪吒重修记 吾弗知
“道友怎么得空来我黑家啊!”
黑泥胜春风满面地欢迎寒蝉仙君的到来。
“啊,前辈,说笑了!我还是比不上你们这些老家伙啊!”
寒蝉仙君笑嘻嘻地说道。
“哈哈,确实,我们只是比道友年长一些罢了!假以时日,道友也能抵达我等的程度!”
黑泥胜很是谦逊,并没有因为寒蝉仙君只是无漏金仙而小觑他。
“嗯?我现在不就和前辈一般的程度么?!”
报告!萌妻要离婚
寒蝉仙君嘴角微扬。
黑泥胜忍不住皱起眉头,这寒蝉仙君真的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早就听说这小子狂,但狂到说自己和无妄仙人一样,这就有些离谱了!
风流巫眼在都市
无妄仙人拥有天地法相,就算是无漏金仙手段再强,就这一点就比不上无妄仙人!
不管你的实力有多么不可思议,只要无妄仙人使出天地法相,马上就又和你拉开差距。
你寒蝉仙君这也太目中无人了,黑泥胜暗自压下怒火。
“不知道友所来何事啊!?”
寒蝉仙君冷笑。
“前辈何必明知故问,自然是来要债的!”
黑泥胜见寒蝉仙君不似妄言,心知应该是自己哪个子孙招惹到寒蝉仙君身上了,赶忙开口推托。
“道友说甚?我真的不懂!”

umrh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第二百九十九章 螻蟻怎撼樹-5qo7t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是的,不可能!我也这么觉得!但这就是世界的精彩之处,人定胜天!”
无袖老人的天地法相挥手直接将周围的虚空蜉蝣扫飞,这些低级的虚空蜉蝣根本对他的天地法相造成不了伤害。
“呵呵,好一个人定胜天!人族现在这么狂妄么?你可知你面对的是一位高贵的九天神王!!”
烈焰神王冷笑。
“九天神王?!那真的是太好了,我最想杀的就是九天神王!!”
无袖老人在听到九天神王后,浑身散发的杀意让胡一句都吓了一跳。
“蝼蚁怎能撼树?!蜉蝣不知天地!”
烈焰神王轻蔑地笑道。
“蝼蚁方能撼树,蜉蝣方知天地!像你这样,眼睛长在头顶的人是不会懂得!”
无袖老人身上的小坎肩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哈哈!那你最好快些杀死我!你们不会以为,这么些年,只有鸠术那家伙掌握了空间之道吧!”
“我只要利用空间的涟漪,逆向推算出你搭建的虚空通道位置就可以了!”
烈焰神王冷笑,好不容易,等到这里第二次出现虚空通道。他绝对要抓住机会!!
“哦?是吗?!多谢你告诉我!”
无袖老人直接对着虚空就是一拳,拳罡将空间都撕裂出一道口子。
“来吧!九天神王,感受一下空间的涟漪吧!”
无袖老人冷笑。
烈焰神王脸色铁青,这样的话,却是会加大他操作的难度,尤其是两人要是大战一场,估计这片空间都要打塌。
到时候,这里肯定密布虚空乱流,自己想要从中找到之前去往九洲的虚空通道的路径,并成功地搭建出来,那基本是不可能了。
说不定,还会被虚空乱流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那样更是不知道怎么回去了!
“那啥,我们何必打打杀杀呢!我在这里主要是一个人太过烦闷,有点火气!”
烈焰神王尴尬地笑道。
他要回去找鸠术魔帅那家伙算账啊,现在大打一场,说不定就永远困在这里了。
“不不不!盛情难却,我们还是打一场吧!!!”
无袖老人裂开嘴,老脸狰狞。
“老家伙,你别乱来!不然大家都会被虚空乱流带走!”
烈焰神王脸色有些变了,这老家伙不会为了不让自己降临九洲,和自己同归于尽吧!
“带走就带走!你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啊!虚空乱流对九天神王同样有效啊!”
“小胡子,记住人家九天神王给你的提醒,你的空间之道可以参悟一下这方面,空间之道不就是虚空之道么?!”
无袖老人突然转头对胡一句说道。
“前辈!我记住了!”
胡一句感激道。
他明白这是无袖老人担心自己战死,再最后给自己指明方向!
或许仙盟中有的人会贪生怕死,修炼只为自己活的更久。
但还是有像无袖老人这样,修炼就是为了诛杀九天神王的人存在!
这些都是仙盟乃至人族的支柱,正是有他们的存在,人族才能一次一次在外族的侵扰中,顽强的延续至今!
如今,无袖老人将这个重任交到了自己手上。胡一句感觉自己热泪盈眶,胸中仿佛有一把火灾熊熊燃烧!
“对了,记得让气湘子那个小子加入仙盟,他的潜力不可估量!”
“我觉得未来他可以匹敌寒蝉仙君!!成为新一代无妄仙人中的顶尖强者!”
无袖老人想了想,还是和胡一句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看好气湘子的未来,但没有自己的庇佑,他害怕洛城北等这些狂妄的无妄仙人会找机会,在其成长起来前除掉气湘子。
“我明白的,前辈!只要我胡一句还活着,就不会让气湘子有危险!”
“如果可以,他就是我的接任者!!”
胡一句郑重地说道。
“哦,忘了你小子的身份了!”
无袖老人一拍脑门。要不,还是别了?不然气湘子那小子会不会怪我?!
“你们说的真好,你们一个人都走不掉!”
烈焰神王觉得自己像是受到了侮辱,这两人竟让当着自己的面,说回去的事情。
你们还能回去吗?既然你们铁了心要阻挡我,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九天神王的恐怖吧!
大不了打完以后,自己再虚空中继续飘荡,反正自己寿命悠长,还有时间耗下去!
“哈哈,神王真会说笑!”
无袖老人朝着烈焰神王不屑地笑了笑。
“放屁!你怎么将这小子送走?!我也会扰乱你!”
烈焰神王扔出一颗火球,将一片空间烧得不断扭曲塌陷。
“随便你!”
无袖老人耸耸肩。
烈焰神王见状,不由有些狐疑。难不成是寒月神王投靠了人族?!
死亡 擱淺 載 具
他是不相信,人族也有可以和寒月神王的空间之道相提并论的人物的!不然人族也不至于沦落到成为神族的奴隶了。
“无袖前辈,仙路上希望还能见到你!”
胡一句说道。
他的身体慢慢变淡,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嗯?烈焰神王觉得自己的眼珠子要瞪出来了,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人族什么时候有了空间之道如此厉害的人物了?这些年来,人族发展这么迅速的么?!
该死的!当初来的那个小崽子被鸠术那家伙抢了先,不然自己说不定早就知道神族如今的处境,甚至早已回去了!
“现在我们可以开打了!尽管拿出你九天神王的手段!!”
无袖老人看着烈焰神王轻蔑地笑着。
神族在虚空中,并不比人族好多少。神族受天地宠爱,但此刻已经处于天地之外,神族也没有办法,享受天地钟爱的益处。
两者都无法从虚空中得到什么补充,而无妄仙人的身体,早就不比一般的神族差多少了!
万族之中,肉身的强固还要属妖族。
异双人
不过妖族也败在人神两族那些强悍的攻击下了,如今大部分妖族都已经离开了九天九洲,剩下的都在人神两族划出的区域中苟延残喘着!
“老头子,抱上你的名号!我烈焰神王,不杀无名之辈!”
烈焰神王浑身冒出火光,整个人化为一个火人!

uaqzv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ptt-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就是魔族展示-ni4q9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何以见得?!”
胡一句有些吃惊,这江小黑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之所以不用溯本回源,就是因为时间太久远,加上这里没有天地元力,根本无法回溯。
“那边不是写着么?你自己看啊!”
江小黑理所当然地说。
胡一句走近一瞧,还真的是写着呢。
“自与人族一战中,我败亡于一处矿洞,躲了起来。”
“不曾想,里面竟然另有天地!最让我震惊地是,这里竟然有我神族的镇邪塔。”
父王,娘亲被抢了
“不过到处遍布的魔纹,让我隐隐感觉不妙!”
柔情少爷俏新娘
“魔族,那是整个天地的敌人,是万族的死敌!神塔怎么会和魔纹在这里共存?!”
“我决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这儿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但我寻遍了四处,发现这里实际上就是一处悬浮在虚空的平台而已!!”
读到这里,几人都震惊了。这里竟然是界外虚空?!
神族的镇邪塔怎么会在界外虚空?!神族虽然一直没有停下探索界外虚空的脚步,但其应该还没有与魔族在界外虚空中相遇啊!
魔族来到这边的世界,完全是从另一处空间,通过虚空通道过来的。
几人继续往下看去,想知道这神族之人到底还发现了什么。
“平台四周都是无边无际的虚空,要不是这里有一颗地心磁石,估计所有的事物都会离开平台,在虚空中任意漂浮!”
“我开始开始仔细研究观察平台上的一切,发现这里的中心,就是那座镇邪塔!”
“这不由让我觉得,这里就是一座监狱,流放一位强者的监狱!”
“看着那八层的镇邪塔,我觉得自己的呼吸也愈发沉重起来!”
什么?!几人都抬头,看向镇邪塔的顶端,这座镇邪不是七层么?!
就连无袖老人都彻底变了脸色,要真是八层的镇邪塔,关在这里的人物,起码可以和他对垒!
“不知道里面的神王级强者,是否已经化作死去。”
“我当然不会冒险去碰镇邪塔,可惜,我自己对空间之道一窍不通!”
女神的超级房东 白玉小生
“否则,说不定可以借助我们寒月神王在九洲布置的空间坐标,建立起一个暂时的虚空通道!”
寧 王妃 庶 女 策 繁華
“但就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竟然有无数的空间之道的参悟凭空出现!”
“我激动无比,觉得这是神尊在庇佑我!赶忙开始参悟空间之道!”
“在这里不知渡过不知多久,我终于将脑海中的空间之道参悟完了。这也让我有了打开虚空通道的能力!”
“但我发现,这里的空间扭曲,形不成稳定的虚空通道。”
“一定是那颗地心磁石太过强大,连空间都在其作用下变形!”
“我决定将其击碎,减少其的作用,让我可以打开一条回去的虚空通道!”
“我很快就这样做了,地心磁石被我击碎,但我没有控制好多少!”
“地心磁石这种事物,一旦被击碎,相互之间就会产生强大的斥力!”
“所以那半颗地心磁石直接就不见了踪影,让我没有了挽回的机会!”
“这也让这座平台的引力减小,很容易就会飘飞出去!”
“不过好在我已经有了足够的空间之道的底蕴,不会真的飘荡在虚空中!”
“我开始感应着寒月神王大人设置的空间坐标,在九洲,这些空间坐标都是公开的!”
“可以让神族更好地机动作战,也方便随时撤离战场,和定点投放!”
异界狂圣尊 静默晨
“终于,我感应到了一处空间坐标!这让我大喜过望,这说明我离九天九洲不是太远!”
“不过我的欣喜结束了,因为我发现,那座镇邪塔变作了七层!!”
“在神族的记录中,从来没有提到这个变化!难不成是我之前记错了!”
“老实说,我多想不起来怎么来得这里!但心里却有离开这里的欲望不断地冲击着我的脑海!”
“我决定尽快离开,免得生出什么变化!也准备将这里的事情,告知神王,甚至神帝!”
“但就在我构筑出一条虚空通道的时候,我突然失去了离开的欲望,我觉得自己应该留在这里!”
“让尊敬的鸠术魔帅先行离开,而我要替他呆在镇邪塔中,等待我的同族来救援!”
冰輪 丸
“是的,鸠术魔帅和我是同族啊!他临走之际,帮助我在镇邪塔上,打了一个大洞。”
“他告诉我,虚空里潜藏着无数危险!只有镇邪塔的气息,能够让它们避让!”
“如果想要等他回来,那就好好呆在镇邪塔里!”
“我对鸠术魔帅的话语毫不怀疑,我就是魔族啊!该死的神族,竟然封印鸠术魔帅!”
“这下子你们完蛋了,只要鸠术魔帅去到九洲或者九天,人神两族都要完蛋了!”
“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鸠术魔帅。他很欣慰,觉得我以后有成为魔帅的潜力!”
“得到鸠术魔帅的肯定,让我很是高兴!但我之前的那条虚空通道不能使用了!”
林逸睁开眼睛,往事从他心头涓涓流过。良久他叹息一声,这么说来我已经死了。所以说,这里就是阴曹地府吗?
林逸打量着冰冷的石墙石柱,虽然光洁但却没有一丝温度。
“林逸!你竟然又走神!今日的案卷可写完了?”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林逸身后传来。
案卷?林逸低头看去,发现面前摆着笔墨纸砚。一沓要记录的情报堆放在桌案边上,正中间摊开的案卷上,正写了一半。
“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小国之界花果山,山上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眼运金光,射冲斗府。……”
这不是西游记么?林逸有些懵圈。回过头看向那位斥责自己之人,只见他身披赤色古衣,腰间悬着一方小小金印,头戴乌纱软帽,脚踩青云靴。
“你是谁啊?”
林逸很是费解地问道。
自己不是死了吗?这难道不是阴曹地狱么?案卷是什么鬼?!难不成现在地府惩罚有罪之人都用上罚抄了?
“我是谁?我是你的顶头上司白斩鸡!赶紧把玉帝需要过目的情报筛出来,等会我还要送去太白金星那里去写成奏折!”
白斩鸡很是生气地说道。
他很是着急,马上就要下班了啊。这几日三界事务繁多,钟书阁的人都急着奋笔疾书,恨不能快些早点结束工作。
毒医倾天下 千语
这个林逸倒好!在这里开小差。这怎么能忍!!!
“叮咚!叮咚!”
白斩鸡脸色铁青地愣在当场,混蛋啊,下班了!
而在林逸耳中,与下班的铃声一起响起来的还有一道声音。
“叮咚!您的九九六福报送达,请查收!”
林逸当然选择接收啊。看来自己死了没去阴曹地府,反而上天任职了,还有什么九九六福报!真是太好了,又让我回想起了猝死前的岁月。
“夺舍隐患已为您清除!”
“九九六福报日日达!感谢您使用本系统!”
那道声音说完就沉寂下去了。
原来是系统啊,林逸还以为是天庭的九九六真的有福报呢!
武斗赢者
“看什么看,老子下班了!”
林逸瞪了一眼在那里怒视自己的白斩鸡。老子上辈子就是加班猝死,这一次,下班时间别想再坑老子!
白斩鸡在林逸凶狠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他只能看着林逸离开。
他本身也很想离开,但想到自己的上司明日的脸色。白斩鸡万分不舍地望了望家的方向,回到了钟书阁中,去做林逸没有做完的工作。
“该死的,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嘴真碎,上报回这么多事情!”
名 福 妻 實
白斩鸡一边写一边抱怨道。
千里眼和顺风耳是天庭的侦查主力,自然上报的情报也是最多。
但这两个老小子可没什么职业道德,要不是知道钟书阁是不允许法术探查,白斩鸡都不敢抱怨的。

m4w42精华都市异能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第二百九十一章 萬里一推車看書-jufwe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苏恩扬立刻察觉不对,鸡魔怎么一下子飞那么高,看样子都要离地千米了!
“巡游使大人,赶紧将鸡仔救回来吧!再这么飞下去,等会就找不到人了!”
江小黑连忙向胡一句求救。
在场的,只有胡一句不会受制于飞行方面的限制,毕竟人家就是修习空间之道的。
不能飞的时候,人家不还有空间移动类的仙术么?!
“看我大手,抓鸡无数!”
胡一句大手一伸,在空中虚握。
鸡魔正在不受控制地飘起,突然一种束缚感出现,让自己的身体直接停留在了原处。
“这是?!”
鸡魔还没得及细想,就觉得自己眼前一晃,已经又看到了苏恩扬和江小黑两人。
萌妻养成计划 布丁晴
“咦,我回来了!咕咕咕!”
鸡魔兴奋地叫道,他有些后怕,黑暗的天空中,没有一丝星光,仿佛是垂落千年的帷幕。
看着被胡一句抓着脖子的鸡魔,苏恩扬和江小黑强自忍住自己的笑意。
“还不谢谢巡游使大人!”
苏恩扬瞪了鸡魔一眼。
鸡魔恍然大悟,直接扭转脖子,准备向胡一句道谢。
就听嘎嘣一声脆响,鸡魔的脖子断了!
“我擦!我不是故意地啊?!”
胡一句有些慌了,自己抓鸡无数,那是很有经验的,怎么会这么将鸡魔直接握断?!
“巡游使大人,还有没有鸡毛了,快救我啊!”
首席情深不负 苏半夏
鸡魔惊慌地大喊。他的头颅低垂着,倒看着胡一句。
“额,有的有的!你别着急,这可是一只神鸡身上的羽毛,效果杠杠滴!”
胡一句开始在空间手镯中寻找羽毛。
万事如易 三月果
“妈妈咪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鸡魔将自己打了结的脖子解开,很是期待地说道。
“我给你找,你一定要挺住啊!”
胡一句有些紧张,丫的,难不成是自己空间之道上有了纰漏,一个不小心,让鸡魔脖子错位了?
但随即他就看到那只刚才脖子拖拉,好像只剩一口气的鸡魔,正在用热切的眼光看着他。
“你丫装的啊!”
胡一句上去就是一脚,将鸡魔踢了个狗啃泥。
“我这不是要一点补偿费么?!”
鸡魔很无辜地说道。
他之前,真的是以为自己会一个人飘到不知哪里去呢。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真是让老夫一顿好找啊!”
无袖老人大步流星地从远处跑了过来。
“前辈!”
几人都兴奋起来了,有了无袖老人在,那最起码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结果众人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喜悦,就看到无袖老人的身体飘了起来。
不是吧!几人心里都冒出这个念头。
鸡魔和江小黑直接将脑袋转向胡一句,死死地盯着他。
“看我干什么?你们不知道那老家伙多沉么?!”
胡一句有些头疼。
虽说同为无妄境界,但无袖老人强的可怕,根本不是自己随手一个空间法术可以撬动的存在。
我要做小攻
“小胡子,你又说老夫什么坏话呢!”
无袖老人问道。
好家伙,无袖老人没有一丝惊慌,反而还朝这边笑了笑。
“大破灭拳!”
“大金刚掌!”
“大陀螺钻!”
无袖老人对着天空就是挥出自己的攻击。
桃 運 狂 醫
就连离无袖老人还有一段距离的几人,都感受到了迎面的狂风,和刺耳的尖啸。
“这是?!”
胡一句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无袖老人竟然凭借着炼体流的攻击手段,成功回到了地面!!
胡一句感觉自己对炼体流存在着误解,要么就是无袖老人的炼体流已经不是一般炼体修仙者可以企及的。
“反作用力?!”
苏恩扬一拍脑袋,自己怎么没想到呢!估计要是自己对着天空来一个气贯长虹,应该也可以回来,而且回来地更快!
“看你那乡巴佬的样子!怎么,你以为老夫还要求你帮忙啊!”
无袖老人来到几人身前。
“哪里哪里,我这不是被无袖前辈的仙威震慑住了么!”
胡一句赔笑。
见鬼啊,刚才我他喵感觉空间都隐隐出现裂缝了!我怀疑无袖老人这老家伙,已经可以直接肉身撕裂空间了!
“怎么?那个小丫头没和你们在一块么?”
无袖老人问道。
“她被出现的洞穴吞掉了!”
江小黑说道。
“那应该和我们在同一个地方!”
无袖老人环视周围,除了自己来的方向,貌似周围没什么遮挡物。
“你们看,她会不会是去了那边!”
鸡魔指了指远方隐隐可见的一处高塔式的建筑。
“嗯?刚才老夫竟然没看到?这里绝对有古怪!”
无袖老人眯了眯眼睛,那座高塔,给他的感觉很是怪异。
从自己的感受上来说,竟然觉得其更像是神族的手笔。
“我们过去瞧瞧!”
无袖老人说道。
几人自然没有异议,此时也只能边探索,边寻找回去的路了。
这里视线中最高的就是那座高塔了,如果金铃儿也在这地方,一定也会注意到高塔的。
我是一个炫舞骗子
因为不能飞行,几人都选择了步行。好在苏恩扬及时拿出了可以乘坐的灵器,来充当自己等人的交通工具。
“你别说,我好久没有用过灵器了,这玩意还别有一番风趣啊!”
胡一句控制着木制的小毛驴,在地上撒丫子跑着。
“前辈,你慢一点啊!”
灰姑娘姐姐翻身记 澜水夭夭
鸡魔无奈地喊道。
他使用的灵器是一只独轮车,走起来晃晃悠悠地,要不是鸡魔自己的平衡能力出众,估计已经多次翻车了。
“无妨,他也就能骑骑驴了!不像我们!”
网渊 血棺夜云
无袖老人淡然地说道。
他的脚下是一只滑板,一双轮子都在冒着烟,整个板面都剧烈地弯曲着,不断发出吱呀吱呀的悲鸣。
“额,前辈风采出众啊!”
江小黑羡慕不已,相比于其他人,他觉得自己师父一定是故意刁难自己。
他此刻正推着小推车,这小车,需要你不断地输入灵力,才能前进。
操控起来就和真的推车一样,完全没有一点仙家该有的飘逸。
“你也不差,你这可是有名的万里一推车啊!”
无袖老人颇为感慨地说道。
“啊?前辈识得此车?!”
江小黑有些欣喜,难不成这车还有什么自己没有发现的好处?
“嗯,是的!当初我们惩罚门派弟子的时候,就是让他们推着这车!”
无袖老人怀念地说道。